游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的古埃及。

  在古代,游戏曾经是预言人类和王的未来,并且决定其命运的强大魔法意识,而这些游戏,被称为‘黑暗游戏’!

  而过去了数千年的时间,黑暗游戏也消失在历史之中,但是,黑暗游戏的传说,却依然流传在世间,直到数千年后,有一个游戏冒险家,开启了黑暗游戏的大门。

  天色渐暗,太阳下到了地平线处,昏黄的余晖,照耀着大地,染红了天空,在埃及一片荒凉峡谷中,远处伫立着辉煌的金字塔,在夕阳的光辉下,让金字塔显示的异常的神圣。

  而有三人,出现在这里,三个人骑着骆驼,瞩目眺望不远处的金字塔。

  其中两个人,是本地的埃及人,穿着印度本土的服饰,一个长着一脸麻子,一个缺颗牙,而且都张的特别猥琐,看着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在天桥底下,鬼鬼祟祟拉着突然,推销大衣下的碟片,或者拉皮条的人。

  另一个人是亚洲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面容刚毅,饱经风霜的脸庞配上胡须与身上那无比自信的气质,穿着黑色西装,头戴礼帽,和周围两人与周围的环境异常的不搭,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成熟大叔,能够迷倒无数大叔控的少女。

  “先、先生,要回去的话,就得趁现在了,现在还来得及。”看着天色渐暗,望着远处的金字塔,其中一个缺颗牙的埃及人,有些颤抖的说道。

  “再往前走就是死者的领域,随着太阳下山,黑暗将吞噬一切,包括…生者的灵魂。”另一个埃及人,也有些恐惧的说道。

  “呵呵……”而穿着西装的大叔,却嘴角微微翘起,轻笑两声,不以为然。

  王之峡谷,位于卢克索西岸沃迪,又名干涸之谷的深处,为古埃及新王国时代,历代法老的埋葬之地,这里有着无数神奇的传说。

  “在这个峡谷中,发现的陵墓,多大六十个以上,不过听说没有一个人能够走到王墓的最深处。”眺望着远处的金字塔,另一个一脸麻子的埃及人说道。

  “这三千年来,无论是盗墓贼,还是考古学家都是如此,本世纪初,一队英国的王墓挖掘对的成员,进入王墓,只有一个人出来,而他留下这么一句话后,就断气了。”

  “他死前最后一句话,说的是‘黑暗游戏’……”

  ‘黑暗游戏!’听到两名埃及人的话,听到黑暗游戏四个字,穿着西装的中年大叔,眼前不仅一亮,用手指抬了抬头上的帽子,露出兴奋的笑容。

  “就是说,只有解开这个谜团的人,才能够获得沉睡在陵墓伸出的黄金密宝,不过,我有言在先,我们和你这种不知死活的笨蛋,可不一样。”缺颗牙的埃及人对着大叔说道。

  “我们会带你到王墓的入口,进入后你就得拼上性命带我们找到宝藏。”埃及人继续道。

  “嗯,我知道了,我对宝藏什么的,没有兴趣。”中年人点上一根烟,随口回答道,对埃及人口中所说的,王墓深处的宝藏,一点都不感兴趣。

  “……”另一个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看着中年人没有说话,以他的世界观,他不相信有人,会对宝藏无动于衷,他心里已经在盘算着,找到宝藏后该怎么做。

  “等太阳下上般,要盗墓当然要选择晚上。”半响后,一脸麻子的埃及人开口说道。

  没错,这三个人是盗墓贼,而这三人的目标,就是传说中沉睡着历代法老,令无数盗墓贼、探险家、考古学者差羽而归,甚至命丧黄泉的王之墓地。

  不过,这三人并不是一起的。那两个埃及人是一个团体,穿着西装西服的中年人,则是单独一人,三人是临时拼凑在一起的。

  两名埃及人是当地的领路人,知道王之墓地的所在,没有当地人的带路,在这茫茫大漠中,根本找不到目的地,只会迷路。

  而中年人则是进入王之墓地深处的关键,而且,中年人也答应这两名埃及人,等进入了王之墓穴的深处,发现的宝藏随便他们挑,全都给他们都可以。

  而且,还先给了两人一比不小的佣金,从请两人给他带路,要知道,有关王之峡谷的传说可不在少数,而除了宝藏之外,大多数都是诅咒之类的传说,一般领路人,靠近都不会靠近,怕犯了忌讳,沾到诅咒。

  就算是因为佣金给的让他们动心,冒险给人领路,也会离王之峡谷远远的方向,勉强能够看到王之峡谷,就停下来,给人指明方向后,就会离开。

  正因为中年人的种种保证,还有庞大的诱惑,这两个埃及人才冒险跟着来,打算当一把盗墓者,进入传说中的王之陵墓,看看能不能找到好东西。

  虽然,有关王之陵墓恐怖的传闻有很多,但是,从王之陵墓中满载而归的,也不是没有过,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两人咬牙就同意了中年人的话,一起来王之峡谷。

  三人点燃的一个火堆,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补充好体力,很快天色就完全暗了下来,夜幕降临,弯月高高的悬挂在天空,繁星布满了夜空。

  “时间到了么?”靠在岩石上,叼着烟,闭目养生的中年人,缓缓张开了双眼,看着两名埃及人正在整理行李,开口问道。

  “差不多了。”缺颗牙的埃及人一边将火堆熄灭,一边回答道。

  中年人闻言,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服,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好像他不是要去盗墓,而是要去参加一场盛大的宴席一样。

  “话说先生,你的打扮…很特别呢,盗墓竟然穿着礼服,虽然有点多事,不过,确实和盗墓这活不太相称啊。”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看着中年人整理礼服,忍不住开口说道。

  “我的兴趣是游戏,扑克牌、西洋棋、天朝的象棋、围棋,从地下赌场到公海赌轮,对比赛对手表示最高的敬意,是我的信仰。”听到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的话,中年人扶了一下头上的礼帽,开口回答道。

  “不过,如果我在游戏中输掉的话,那是就得穿上牛仔工作服,用岁月作为赌输的代价了吧。”而后,中年人用自我嘲讽了一下,笑着说道。

  “但是,今晚的赌局,可不是换件衣服就能了事的,总之…别被诅咒成木乃伊就好。”一脸麻子的埃及人,开口提醒道。

  “好了,我们走吧。”三人拿好行李后,接着月光,向王之墓地的方向走去。

  “至今为止,我走遍世界,在各种游戏中,所向无敌,没有任何游戏能够难倒我,但是,在游戏的世界中,有这样一个传说,隐藏在埃及王墓中的‘游戏间’,会把荣誉赐予称霸史上最危险的领域的人。”跟在两个埃及人身后,中年人一边叼着烟,一边心中想道。

  “这是从未有人获胜的游戏,这是对荣誉的挑战,最终通向游戏之巅的挑战。”中年人眼中闪烁着火热的目光,看着越来越近的王之目的,心中想道。

  这位中年人,就好像是游戏界的独孤求败,为了寻找能够打败的游戏而旅行,他周游世界,花了很大的经历,最终来到了埃及,找到了游戏界的传说,传说中的至高游戏,黑暗游戏!

  他打算向传说挑战,战胜这个传说中,无人能超越的黑暗游戏。

  “就是这里了!我告诉你,除了我们兄弟二人,没有人能够找到这里。”三人举着火把,走了数十分钟,走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峡谷中,在岩壁上有着一个隐藏的山洞,缺颗牙的埃及人,把遮挡洞口的东西拿开,有些骄傲的说道。

  “请先进去把,武藤先生。”长着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看着洞口对中年人说道,而他也说出来,这位中年人的姓氏,他性是‘武藤’。

  说实话,这位中年人,不是这两个埃及人,接到的第一个客人,以前也曾经接过几批,打算进入这里,想要挑战黑暗游戏的白痴,不过,那些人进入洞里后,就再也没见他们出来过,而两人也没有冒险,没有进入过洞内伸出,只在洞口边缘探索过。

  “没问题。”而听到长着麻子的埃及人的话,中年人一点没有,因为作为探路小白鼠,而感到恼怒,随口应道。

  三人走到洞口,举着火把,火光照亮了洞内,是一条人工开凿的向下延伸的通道,墙壁上还有着埃及文字与图案,不过,因为时间的原因,大部分都已经脱落墙壁也出现了裂纹。

  “顺着这条通道向下走,差不多三十米深的地方,走到哪里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一脸麻子的埃及人,高举手中的火把,看着通道对中年人说道。

  他的话意思很明显,接着通道的三十米没有问题,是安全的,但是,之后的路,就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而中年人没有被他的话吓到,举着火把,简单的迈步,顺着通道向里走去。

  果然,顺着通道,向下走了三十多米后,到了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那里有着一道门,在门旁边两侧,有着两具两米多高的埃及战士的雕像,手拿长矛,对准门口的位置,好像有人从门走过,就要将其刺穿一般。

  不过,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两个栩栩如生的雕像,也变的残破,而在石门的左右两侧的墙面上,都是古埃及的象形文字。

  “这应该是通往前室的入口,门上刻着用古代文字撰写的警告。”站在石门前,看着石门两侧的墙壁上,所写的象形文字,中年人说道。

  在进入通道后,这三人的队伍,已经变成中年人为主导,两名埃及人并不清楚隧道内深度,都是什么情况,想要找到隐藏中的宝藏,只能靠这中年人了。

  “在整前面,是伟大法老的…沉睡领域,胆敢冒犯者,将受到神的制裁,肉身腐烂,灵魂被葬送到黑暗中……”看着墙壁上的相信文字,中年人缓缓念道。

  “哎,你看的懂古代文字么?”看到中年人念出墙壁上的警告,一脸麻子的埃及人有些惊讶的说道,虽然,他因为中年人的话,感觉有些害怕,没有那个埃及人不怕法老的诅咒。

  “这个嘛…连我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中年人的额头上,留下一滴冷汗道。

  中年人虽然精通游戏,是一名游戏冒险家,但不是考古学家,也不是语言学家,他根本不懂什么的古埃及文字,但是,他就是那么,鬼使神差的看懂了,至于为什么会看懂,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中年人已经感受到了,这里不寻常的气息,但是,这不但没有让他害怕,反而让他兴奋起来,身体内的鲜血都沸腾了起来。

  三人没有过多的耽搁,直接走进了门内,三人手中的火把照亮了漆黑的石门后的景象。

  “这是!!”而火光照亮门内的景象时,三人瞳孔不仅一缩,脸色大变,被吓的,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只见,入目是无数的尸体,足足有数十具之多,而这些尸体还只是冰山一角。

  “盗墓者们的尸堆,游戏败北者的残骸么。”三人定了定神,从一开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冷静下来后,中年人挥舞着火把,照亮周围,看着地上、墙上到处都是,已经只剩白骨的尸骸,开口说道。

  “这里好像就是一个难关,游戏间!”中年人挥舞着手中的火把,尽量照亮周围,视线从无视尸骨上移开,打量着石门后的房间,开口说道。

  这个房间非常的大,和一个足球场差不多大小,而他们三人正站在门口的石台上,而在石台的前方,是迷宫一般的,歪歪扭扭的的窄道。

  窄道勉强够有两人并排走,而窄道左右两侧没有所谓的护栏,向下望去,是无尽的黑暗,很明显要是从窄道上,不小心掉下去的话,绝对是尸骨无存。

  而在窄道上面,各个位置,有着数十个,三米多高手持弯刀、站矛的埃及战士雕像,而在这些雕像手上拿着的武器上,有着斑驳干枯,呈现暗褐色的血渍,而且,还有的雕像的武器上面,还挂着尸骨,好像人被武器贯穿后死掉,尸体就那么挂在武器上,被腐蚀的只剩下白骨。

  “啊!啊!!大家都会在这里被杀的,现在还不晚,回去的话,还来得及,回去吧!我们回去吧!!”看着这广阔的房间,那深不见底的深渊,还有那无数用生命见证,这里有多么危险的无数尸骨,缺颗牙的埃及人被吓的浑身颤抖,开口颤抖的劝道。

  “吵死了!都已经到这里了!不能再回头了!”他的声音,把一脸麻子的埃及人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立即伸手抓住缺颗牙的埃及人的衣领,大声的喊道。

  “哥、哥哥,可是…”缺颗牙的埃及人,还想要说些什么。

  “听好了,不是由我们去冒这个风险,他会通过这个游戏,我们不过是把宝藏拿走而已,就像之前的约定的那样,而且,万一出现什么意外的话…”缺颗牙的埃及人话还没说完,一脸麻子的埃及人就直接打断,小声的在他耳旁说道。

  说着,一脸麻子的埃及人手伸到包里,拿出了一样东西,赫然是一把左轮枪。

  “呵呵,所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放心好了。”一脸麻子的埃及人,把左轮枪放回包里,拍了拍他弟弟缺颗牙的埃及人小声说道。

  “啊…嗯,那、那好吧。”缺颗牙的埃及人看见左轮枪,咽了一口口水,点了点头。

  而就在两个埃及人,在后面鬼鬼祟祟的说话的时候,中年人根本没有理会他们,他正在看着这个房间的布局,看着石台前迷宫般的窄道,这种低级的迷宫,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怎么从这边到达另一边。

  而很显然,这第一关不是迷宫,和窄道细窄,掉下去尸骨无存,那么简单。

  “想想看,仔细想想看,如果只是盲目的一味的前进,那绝对是必死无疑,这个游戏的关键在哪里!”中年人仔细的看着窄道,看着那些尸骨,心中分析着。

  “喂!愣着干什么呢!快走啊!”一脸麻子的埃及人见中年人举着火把,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什么也没有做,等了一会,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咔嚓!’而就在这时,这一脸麻子的埃及人,脚下不小心踩到了什么,发出清脆的声响,而被他踩到的是比其他地板,微微高出一毫米只有的地板,而这地板现在被踩了下去。

  只要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知道,在古墓中发生这种事,只会有一个后果,那就是机关!

  ‘嘭!’下一秒,三人身后来时的石门,猛的降下一大块石块,把门堵的死死的。

  “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缺颗牙的埃及人被吓了一大跳,惊慌的喊道。

  ‘咔!’随着声响,将石门堵上的石块上,一排排的伸出了巨大的尖刺,而且,还连通着周围布满尖刺的石壁,缓缓向前移动。

  “啊!门关上了!布满利刺的墙壁逼过来了!!”看到机关的种种反应,缺颗牙的埃及人大声的惊慌喊道。

  他们能够清晰的看到,缓缓向他们逼近的,布满利刺的墙壁上,在尖刺上还挂着无数尸体,利刺从它们的口中、胸口、腹部等等地方刺穿,一看就让人不寒而栗。

  “可恶!现在只能前进了!!”而中年人见机关逼近,而石台不大,没有多长犹豫的时间,而他还没有找到,通过这个游戏的关键点,甚至,还没有完全了解这个游戏,但是,现在只能咬牙,往前进了,要不然,他们就得被墙壁上的尖刺刺穿而亡。

  而中年人刚刚跑上窄道,沿着迷宫般的窄道,向对面的石台跑去时,突然,在窄道上,那些雕像猛的动了起来。

  “什么!?雕像堵住了前进的路!?”中年人没跑多远,雕像就缓缓挡在了他的面前。

  ‘唰!’而这雕像,不仅仅只是堵路那么简单,雕像靠近中年人后,握着武器的手,猛的挥了下来,一刀向中年人看去,快的甚至都带起了风声。

  “啊!”雕像的突然攻击,吓了中年人一跳,不过,中年人反应也不慢,立即后仰,躲过了这一刀,但是,挥刀带起的风,吹在他的脸上,刺激的他皮肤生痛。

  “拿着武器的雕像,攻击过来了!”而还在石台上的缺牙埃及人,也注意到了,站在窄道上中年人所遇到的情况,惊恐地喊道。

  “不好,这样下去,会被杀掉的,怎么办!?”险象环生的中年人,看着雕像又把刀抬了起来,额头上留下了冷汗,心中焦急的想道。

  ‘唰唰唰!’面无表情的埃及战士雕像,双手拿着双刀,不停的对着中年人挥砍着。

  中年人只能不停的后退,躲避着雕像的攻击,一点点的快要被逼回到石台上了。

  “要躲过这么多的雕像,继续前进的话,根本不可能!”中年人一边躲避着攻击,一边观察着其他的雕像,发现其他的雕像也在一点点的向他所在的方向移动,忍不住说道。

  “啊!啊!!墙壁也要逼过来了,喂!你不是说你能解决的么,快点想办法啊!!”站在石台上的两个埃及人,看着布满尖刺的墙壁,在一点点的逼近,能站的位置,越来越少,而窄道上疯狂攻击的雕像也在逼近,焦急的大声的对中年人喊道。

  此时,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真的后悔了,为什么要贪心,跟着这中年人来盗墓,为什么刚才不听他弟弟的话,直接离开这里就好了。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而中年人也知道当前形势危急,额头上满是汗珠。

  “嗯!?”突然,中年人注意到了什么,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

  “刚才...如果我没看错的,有一瞬间,雕像的动作停下来了…”中年人心中想道。

  “莫非…”中年人好想到了什么,猛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下,眼前不仅一亮。

  中年人后退一步,使自己的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在中年人这么做的瞬间,挥舞着砍刀的雕像猛的停了下来,一动不动,没有在发动攻击。

  “果然如此!!”中年人见此,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心中想道。

  “在古代埃及,法老是神圣的存在!仔细看的话,所有埃及法老的,陪葬雕像一定都是左脚向前的,这意味着对神明化的法老,献出自己左胸的心脏,以表示绝对的服从。”

  “王之墓地是神的领域,任何人都必须保持谦逊与服从,但是,人走路的行为,是在无意识、下意识进行的,双脚左右循环前进,忘记对法老表示敬意的人,都必须受到死亡的制裁!”中年人心转似电,立即想明白了关键点。

  “听好了!把左脚放在前面走路,如果右脚向前的话,雕像就会攻击过来!!”中年人想罢,立即扭头,大声的对着还站在石台上,不敢踏上窄道的两名埃及人喊道。

  “左脚!?”听到中年人的话,两名埃及人楞了一下。

  这就是通过这个‘游戏’的关键点,其实,以中年人的本领,是可以发现这一点的,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的狼狈。

  主要是,他对这里的一切很陌生,不了解,甚至,不知道这些雕像会移动,甚至还会发动攻击,要是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还是能够发现的,可是,因为那两个埃及人,还有被触动的机关,根本没有时间仔细思量。

  但是,不幸中的大幸是,在这关键紧急的时候,他还是找到了其中的关键。

  “啊!左脚在前面走路,从来没有这样走过路啊,好别扭!”而听到中年人的话,在看到满是尖刺的墙壁,已经逼到身前,两个埃及人只能听他的话,左脚在前踏上了窄道,缺颗牙的埃及人一边走,一边嘟囔道,但脚下一点也不慢,不停的往前蹭。

  “坚持下去!”中年人左脚在前,右脚在后,一步步很稳定的穿过雕像,顺着窄路,走到了对面的石台出口处,转身对两名埃及人喊道。

  “法老一定是通过这个游戏,来考验入侵者的智慧与谦逊,这法老被塑造荷鲁斯神,即是鹰的形象,其意思就是开拓道路的人!!”中年人站在石台上的门前,仰头看着和门一体的,十数米高巨大的端坐在王座上,鸟头人身的雕像,心中想道。

  “小心点,不要慌,不会有事的!”中年人扭头看向窄道上,一步步小心翼翼,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向他这边走来的两名埃及人,大声的鼓励道。

  两名埃及人,一脸麻子的走的比较快,已经快到石台上了,而另一个缺颗牙的,则是胆子非常的小,而且,好像有点恐高的症状,一边颤抖的往前走,一边来回看着窄道左右两旁,那漆黑深不见底的深渊。

  缺颗牙的埃及人渐渐的走到了雕像中间,被手持凶器的雕像包围着,雕像手中武器上那斑驳干枯的血迹,还有死去腐烂成白骨的尸骨,都在深深的刺激他。

  “啊!啊!不、不行,我受不了!!”缺颗牙的埃及人再也忍受不了,他脑中一直有个想法,赶紧跑到对面去,而左脚在前,右脚在后的走路方式,明显走不快,他大喊着,不在那么走路,直接快步向石台跑去。

  “不要!!”中年人立即就注意到了,缺颗牙的埃及人的举动,瞳孔一缩,大声喊道。

  但是,很明显他说完了,缺颗牙的埃及人还没跑出一步,右脚跨过左脚,到了前方的瞬间,在他周围的雕像猛的动了起来,‘噗!’的一声,一刀直接将他贯穿。

  “姆谢拉!!”走在前面,一脸麻子的埃及人也注意到了不对劲,扭过头去,就看到他弟弟,被雕像一刀贯穿的场面,他眼眶欲裂的喊道。

  可是,他永远也等不到他弟弟的回答,他弟弟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鲜血染红了雕像手中的刀,为斑驳干枯的血渍,添加了一层新鲜的鲜血,而他弟弟的尸体,也将永远的挂在雕像的武器上,警示其他不自量力,妄想进入王之墓地的人。

  “可恶!可恶!可恶!!”一脸麻子的埃及人咬牙,扭头顺着窄道,终于走到了石台上,整个人跪在地上,远远的看着,悬挂在雕像的武器上,他弟弟的尸体。

  “可恶!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我弟弟才…”半响后,跪在地上的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猛的站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了左轮枪,抓着中年人的衣领,把左轮枪对准中年人大声的喊道。

  “死心吧,这是黑暗游戏的规则,在进入这里前,你们就应该做好心里准备。”而中年人此时异常的冷静,没有因为缺颗牙的埃及人死而动摇,也没有因为,此时顶在他头顶的枪口而困境,开口缓缓说道。

  “往前走!给我往前走!!”一脸麻子的埃及人闻言,咬着牙,猛松开抓着中年人衣领的手,举枪对着中年人喊道,都已经到这里了,他弟弟都死了,他一定要拿到这里的宝藏。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举着火把,转身走进了石台上的石门内,门后是一条通道。

  顺着通道向下走,走了几十层台阶后,又有一扇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第二个房间…这里也有碑文。”看着这道门,中年人说道,而后,他的注意力就被一旁石壁上面,所雕刻的象形文字所吸引。

  “寄宿在石板上的精灵将对你实施制裁,恐惧者将被魔物吞噬灵魂,有勇气者将获得道路的提示…”中年人慢慢读出上面的内容,读完眉头紧皱了起来,从这信息中,他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听起来,这关好像应该是考验勇气与诚实。

  中年人看罢,就和在他身后,用枪对准他的一脸麻子的埃及人,走进石门中。

  石门后是一个房间,他们站在门口的石台上,而石台前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只有一条三人并齐宽的石路,通往对面的祭坛,而在对面的祭坛上,好像放着一样东西。

  “地板上埋着好几块石板!”两人拿着火把,来回晃了晃照亮这个房间,心细的中年人,立即就注意到了,通向对面祭坛的石路上,是由几块巨大的石板组成的。

  中年人仔细打量了一下石路的长短,还有石板的大小,差不多,地上有五块石板,只要走过这五块石板,就能踏上对面的祭坛,拿到上面放着的东西。

  而这石板,好像也不是普通的石板,每一块石板上,都刻画着诡异的图案,仔细看着图案,好像是怪兽、异兽的图像,雕刻的非常的粗糙,但是,却异常的有神韵,仔细盯着看,会给人感觉,好像石板中的怪物,是活着的,在隐藏在石板中盯着你看一般,异常的渗人。

  “嗯?”而就在这时,一道别同于火把的光亮,突然出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有光!是从对面散发出来的,传说中的黄金秘宝,大宝藏就沉睡在哪里!”两人抬起头,顺着光亮的方向看去,发现光是从对面的祭坛上散发出来的,是放在祭坛上的盒子散发的,一脸麻子的埃及人,激动惊喜的喊道。

  “快走!给我指明安全的路线。”而后,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立即推了一下中年人,让他先走探路,看这条由石板组成的石路,有没有什么要人命的机关。

  “不到最后,不能放松警惕。”被推了一下,中年人下意识的向前走了两步,双脚踏上了石台,中年人深吸一口气,迈步小心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回头对一脸麻子的埃及人说道。

  “得了吧。”而听到中年人的话,一脸麻子的埃及人不在意的说道,而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见一脸麻子的埃及人不在意,中年人也不在说什么,扭头看着对面的祭坛,一步步沿着石板路走去,每一步都异常的小心。

  不怪中年人会这么的谨慎,因为,目前太顺利了。

  很明显远处祭坛上的东西,就是最终的宝藏,但是,这也太简单一些,一共就只有两关,不!准确说,只有刚才哪条窄道的房间一关而已。

  虽然那条窄道和会移动攻击的雕像,确实异常的可怕,而那些无数尸骨,都证明了那一关的可怕,但是,中年人相信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三千多年中,不可能没有一个人,都看不破那个机关的秘密,肯定有人通过过那一关,而且,三千年来人数绝对不少。

  但是,就算这样,这里的秘宝,从来都没有人得到,黑暗游戏的传说一直流传了下去。

  所以,这第二个放着秘宝的房间,绝对不是仅仅走过去,走到祭坛上拿起那么的简单。

  中年人一步步的,顺着石板组成的石桥,向远处的祭坛走去,一块、两块、三块、四块,就差最后一块,只要走过最后一块石板,就能登上祭坛所在的石台了,而到目前为止,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难道…就这样!?”中年人头上流下紧张的汗水,眉头紧皱着的想道,因为紧张,他都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不管了!就差一点了,还差一点,就能征服黑暗游戏了!”中年人咬牙想道。

  “呵呵,看样子明显能过顺利走到对面,这条石板路时候没什么问题,还什么不能放松警惕。”而站在石台上,举枪一直对着中年人的一脸麻子的埃及人,见中年人已经快要走过石板路,踏上祭坛了,心中想道。

  “竟然这样,那这家伙就没用了,永别了!”想罢,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眼中闪过狠色。

  ‘砰!’一脸麻子的埃及人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对准中年人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回荡在这空荡的房间中。

  “呜呃!”因为担心这房间里,会有什么隐藏的机关,中年人一直都处在警惕状态,听到枪响的瞬间,下意识的向一旁躲去,但是,就算闪躲及时,人的速度也不会比子弹的速度快,但幸运的是避过了身体的要害,子弹射中了他的肩膀。

  “反正你也挑战过黑暗游戏了,应该死而无憾了吧。”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看中年人中枪,心中想道。

  石板组成的路,本来就不宽,中年人受伤立即,从石板路上掉了下去,向一旁坠去,可想而知,坠落到那无尽的黑暗深渊,绝对是十死无生。

  中年人的求生意志异常的坚韧,立即伸出没有受伤的右手,一把抓住了石板边缘,防止自己掉下去,不过,他左手受伤动弹不得,不停的流淌着鲜血,百斤重的身体悬空,而他只有一只手抓着石板,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我先走一步了,你就安心的去吧。”一脸麻子的埃及人,手持火把,走了过来,看着一只手抓着石板边缘,苦苦支撑的中年人,冷笑着说道。

  他说着,没有用脚把中年人的手踢下去,中男人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比起死定的中年人,在祭坛上散发着光芒的黄金秘宝,更加吸引他的注意力。

  “嘿嘿!宝物我来了!!”一脸麻子的埃及人激动的看着不远处的祭坛,双眼放光的,快步跑了过去。

  “啊!”而中年人抓着石板边缘的手在颤抖着,全身都被汗水浸湿,他快要坚持不住了。

  “嗯!?什么,这、这是….”而就一脸麻子的埃及人,双脚踏上第五块石板上的时候,突然,无数的青烟从他脚下升起,一脸麻子的埃及人惊愕的看向脚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仔细一看,青烟是从他脚下的石板上散发出来了。

  下一秒,一个爪子从石板中伸出,一把抓住了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紧接着,一个巨大的狰狞的怪物,从石板中飞出,巨大的獠牙让人不寒而栗。

  “哇啊!!!”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看着怪物,瞳孔剧缩,眼眶剧烈,失声发出异常尖锐的尖叫声,同时被吓的控制不住自己的下体,屎尿齐流,失禁了。

  ‘砰砰!砰砰!’一脸麻子的埃及人颤抖的举起左轮枪,把枪中的子弹,冲这个从石板中出现的怪物射去,但是,子弹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

  “啊!!!”在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的惨叫声中,怪物一口把他吞了下去。

  “都、都走到这里了…要…结束了么…”而用力抓着石板边缘的中年人,因为失血过头,还有全力抓着石板,好不让自己掉下去,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根本没有注意一脸麻子的埃及人的惨叫声,中年人心里有些不甘的想道。

  “!!”而就在中年人眼前发黑,要坚持不住放弃的时候,突然,他看到了一个人影,带着光辉的身影,看着是那么的神圣不可侵犯。

  一个身影站在石板上,模糊的能够看到,这个人好像穿着古埃及的服饰,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个人的气势,自信、威严、霸气,让人看了一眼就永生难忘的气势,如果…王的气势。

  “我等你很久了…西蒙…”这个人蹲了下来,对中年人伸出了手,一个如同从很遥远的地方的声音,好像跨越时空版的声音,传进了中年人的耳中。

  而这时,种男人也看到了这个人,是一个非常年轻,非常有魅力的年轻人。

  而这是中年人最后看到的景象,而后,中年人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中年人从慢慢的睁开双眼,醒了过来。

  “嘶!”中年人用力坐了起来,发现他此时正躺在石板路上,而那个一脸麻子的埃及人已经不见了,只有肩膀上的伤口,传来的疼痛来提醒他,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不过…刚才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我的幻觉和幻听么?”半响后,中年人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回想他晕过去前,看到的那个年轻人,还有听到的那个声音,一切好像是幻觉,但又好像不是。

  不过,中年人没有一直纠结那件事,休息一会,补充了一下体力后,捡起地上的火把,从地上站了起来,向祭坛走去。

  走进祭坛,发现上面就放着一个金色的盒子,光芒就是从这个盒子上散发出来的。

  这金色的盒子上面刻蛮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而正中央有着一个较大的眼睛的图案,在眼睛的下边,有着一个弯钩,是荷鲁斯之眼的图案。

  荷鲁斯之眼,具有神圣的含义,代表着神明的庇佑与至高无上的君权,古埃及人也相信荷鲁斯之眼能在他们复活重生时发挥作用。

  中年人将金色的盒子,从祭坛上拿起盒子,看着上面的象形文字,虽然,他根本不懂象形文字,但还是一眼认出了上面的内容,上面的内容是:“千年积木”!

  中年人将盒子打开,里面果然堆放着,一堆散乱的积木零件,而在盒子打开的瞬间,盒子散发的光芒就内敛消失了,盒子变成异常普通的样子。

  中年人来回看了看,拿着盒子离开了,坐上了挤在峡谷外的骆驼,离开了王之墓地。

  离开王之墓地后,到了城市,中年人处理好伤势,就坐船离开了埃及,打算回到他的故乡,而在船上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努力的研究‘千年积木’,想要拼装起来。

  中年人是游戏大师,游戏界的传奇,游戏界的大冒险家,什么游戏都玩过,这积木这种小玩应,他当然也玩过,是信手捏来的东西。

  但是,在千年积木上,他却碰壁了,他竟然连一块都拼接不上,他清楚的看到,这千年积木的零件非常的简单,一眼他就能看出来,究竟该如何组装拼接,但是,他就是拼装不上,给人感觉,每一个零件都在变化一般。

  “看得见却从未看见的东西…能够将积木组装的人,将得到黑暗的智慧与力量…”中年人把手中的积木放回盒子里,将盒子扣上,看着盒子上面的文字,口中轻声念道。

  “武藤双六先生,伦敦已经到了…”就在中年人思考的时候,客轮的服务人员,敲门道。

  武藤双六闻声,拿起盒子放到行李袋中,下船去找伦敦的朋友,研究这千年积木的奥秘。

  不过,一切都只是徒劳,不管武藤双六怎么研究,找朋友或者专家教授,都无人了解,这被传说中的黑暗游戏,所守护的千年积木究竟有什么奥秘,也没有人能够将这千年积木组装起来。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老了,不在研究千年积木,而是把放着千年积木的盒子,封存了起来,回到了家乡,娶妻生子开了一家小店。

  数十年过去,岁月不留情,成熟富有魅力的中年大叔,也变成了一个头发花白,布满邹纹的老爷爷,这些年经历了很多事,他现在在老家开了一家游戏商店,和他的孙子相依为伴。

  直到,他孙子偶然的在仓库中,翻到了布满灰尘的,存放着千年积木的盒子。

  命运就此开始转动,传奇从此掀开了序幕,或许,这一切早在三千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十四校区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想成为英雄的灵能力者,想成为英雄的灵能力者最新章节,想成为英雄的灵能力者 站源52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