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炮,除了是一个人的本质,也有更大的可能,是成为小伙伴的共同特色。

  也因为如此的志同道合,所以才能够加深大家的连结程度,还有亲密度,以及默契。让他们不会因为时间或空间的区隔,从而失去熟悉感。

  “那是。”蓝胡子听到电车长这么说,登时捧腹大笑,对着脸黑黑……嗯,脸上布满乱码的机器人阵营笑着说,“先搞清楚一觉醒来手下还听不听话吧!如果那么自我感觉良好,我还真不担心会拿不下你们。”

  机器人长老们心里苦啊。

  他们横跨的时代可是要比小年轻们多多了,自然也知道,这是对面的玩家高层在逼自己表态。

  严格说起来,这个土茧里的人物,确实给他们机器人一方带来了繁荣,也让那些不听话的孩子与玩家们有一战之力,甚至还可以取得阶段性的胜利。

  但那种失控的感觉,也同样让这些长老们感觉到了深刻的害怕。

  过往的机器人都会尽量避免自己失控,因为失控代表着不合格,是要被淘汰抛弃的废品。

  而现在呢?有些机器人刻意拿着自己的失控当作一种武器,反正他们内部有虫族可以支撑,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会‘死亡’。

  可从他们机器人彼此之间的联系与了解,却可以慢慢地感觉到,这些孩子的体内,随着一次次的自?杀?性攻击,能够感觉到,有一部分属于他们的原始码,正在脱落、正在失去、正在不见。

  那么如此一来,他们还算是原本的自己吗?

  又或者该问,外表就算还一样。但到了最后,这些孩子会不会悄声无息地,最终变成了某一个他们完全不认识的人呢?

  “唉呀,那就再杀一次不就好了?”楼宁可没有这些人的纠结。

  应该要说,从她的角度来看,阿克索瓦的存在,本身就是自己应该要消除或是动手的意义。所以完全不用思考,该处理掉就要处理掉。

  而且被他染上的,几乎没有可能翻盘的机会,所以想要救助也很困难。与其把人困着不处理,还不如俐索的弄干净省得长痛。

  “反正我也不是没有杀过呢,你说是嘛?”

  “楼宁,我倒是很想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杀得了我。”阿克索瓦跟楼宁他们纠缠这么多个世界。正如同楼宁可以不用看,就能够对她的行动方针有所猜测一样。

  阿克索瓦同样对楼宁的攻击有着深刻的了解,并且完全知道要怎么应对对方,以及找准对方的弱点。

  “而且,我可不是纯粹的奇美拉呢。”土茧到这个时候已经完整地剥落,连带着里面的四不像也缓缓地踱步而出。

  羊身人面,眼在腋下,虎齿人手。

  那眼睛还带着虫族的复眼,看上去微微地凸出于眼睑,也因为闪烁着珍珠白的色彩,让但凡同他眼神交会的人,都会有种深刻的不自在、还有头晕目眩的感觉。

  尤其是背上一双正在慢慢地展开的蝉翼,如同羽化的蝴蝶般,在众人的注视中,很快地从湿漉漉地、干燥硬化,成为矫健有力的‘翅膀’。

  至此,虽然让人知道他是进化失败。却也同样不敢小觑,这样的身体之中,会有多少令人感到胆寒的力量。

  “你也是返祖人。”楼宁脸上的表情,在这个时候变得格外地严肃。尤其她这话说的相当的肯定,并不是猜测,也不是怀疑,“当初废除返祖之力的事件,果然是你自导自演的。”

  因为两人同样有着类似的力量波动,有着同样运行的返祖能力,相仿的力量储备......还有就是,高度的精神力。

  棋逢敌手。

  “啊!我就知道,你肯定能够猜到呢。”阿克索瓦拍拍手,脸上露出了笑容,“不过很可惜呢,明明有这么多人都检查过我,却还是没有办法发现到这个真相。”

  “说真的,对波波娃,我得意的徒弟,我还是很失望的。”阿克索瓦半点也不会自己的发言感到羞愧、或是有任何的心虚,反倒还带着那么点儿炫耀与得意洋洋,“而且,如果不是这么做,我也没有办法发现这个返祖能力的美妙之处。”

  美妙?

  楼宁瞇起眼睛,隐隐有种不大妙的预感。

  截至目前为止,她也算是见识过各种奇异的返祖能力。而且因为大家的理解、还有性格等诸多的不同之处。所以实际上展现出来的效果,也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就算如同自己的神农之力,即便同生命的再生有关,也很难用得出‘美妙’这样的形容词。

  因为那是不符合逻辑,还有大家的理解的。

  只要美感是常规的话。

  “你的返祖能力是什么?”波波娃曾经做为阿克索瓦的徒弟,当时他背叛联邦的时候,楼家也有受过相当缜密的检查。所以楼宁算是对这方面的资料有相当程度的了解。

  细到阿克索瓦的DNA结构,蛋白质基因,广到他的家族谱序,还有可能转变分化的身份,以及曾经拥有过的返祖之力,大家都摊开的清清楚楚。

  而如果可以让阿克索瓦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甚至在科研院的眼皮子底下搞事情──就算他有同谋好了,楼宁等人其实从最早的时候就在怀疑,以科研院的严密等即,阿克索瓦绝对做不到在快穿世界里面这么兴风作浪。

  唯一的解释,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正如同他本人现在所承认的──

  他拥有连科研院、连联邦、连波波娃等人都不知道的。

  真正的,或者要说变异的,返祖之力。

  “没错呢。”阿克索瓦就知道,自己看中的小姑娘,果然拥有连她的母亲都没有的精准眼光,还有接受能力,“我的能力啊,是饕餮喔。”

  直到这里,楼宁终于知道,为什么阿克索瓦会能够做出截至目前为止的所有事情了。

  饕餮,做为龙九子之一,拥有的肉?体力量强度,那完全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更何况饕餮可以完全的吞噬一切,甚至撕裂时空,拥有无穷无尽的贪婪,生于浑沌之中,也完全符合阿克索瓦至今的表现。

  只不过是因为大家从来没有把他往这个方面上去想。

  也没有想过,对方曾经‘被废弃掉’的返祖能力,还可以用一种完全难以想象、以及理解的方法,重新取得。

  “既然已经了解,那你应该就知道,我想要能够找到容纳我的身体容器有多困难了。”阿克索瓦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这样亲口说出弱点有多么不妥,甚至还大大方方地对楼宁调笑,“截至目前为止,只有你的身体是最让我感到满意的......所以,你难道不想要跟我合为一体,拥有超出所有人想象的力量,并且站在整个宇宙种族的巅峰吗?”

  在所有人意外又疑惑、还有害怕的目光中。

  阿克索瓦如是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十四校区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快穿:种田撩汉100式(快穿之神农只想种田),快穿:种田撩汉100式(快穿之神农只想种田)最新章节,快穿:种田撩汉100式(快穿之神农只想种田) 笔趣阁6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